麦梁梁

微博:麦梁梁
LOFTER:麦梁梁
一个很普通的写手,爱着自己所爱着的。
Love is love.🌈

50fo致谢(点梗写文)(占tag致歉)
啊我是一个非常非常沙雕的写手啦…可是没有想到能够有这么多人能够在我常年断更的情况下关注我!太感动了!你们都是天使!!真的!!(太感谢你们啦)
我可以接受5个小可爱的点梗..qwq然后写完发出来,但是有圈子的限制噢,只有魔祖/天官/渣反/全职的cp能选择w(抱歉啦混的圈子不多)♥
嗯就这样啦!(话说要是没人理我我不是就很尴尬哈哈哈)

逼婚(下)

啊因为是车,所以只能走外链了(捂脸)
https://m.weibo.cn/6676464757/4280001463058403
评论区里有链接👌这篇小破车写的不好还请包容啊(´▽`ʃƪ)

【王杰希×叶修】逼婚(上)

        叶修从容不迫地走在王杰希前面,好似身后那炽热的目光压根儿就没有打在他的身上一样。
        “叶修,”王杰希开口唤了一声,“你停下,别走了。”
        叶修听到后,勾唇。终于耐不住,上钩了啊。
        纵然心中窃喜非常,可表面上他却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他扭头一笑:“哟,王队有事儿?”那笑容,要多欠操有多欠操。
        王杰希眼神一躲,没敢直视叶修的笑容。
        “叶修,你别这样。”他微微低着头,好像一只委屈的大型犬一样,“我今天只是太激动了而已,一时冲动。”
        叶修心中冷笑,扮可怜?这样的举动无论出现在谁身上,都不应该出现在王杰希身上。魔术师,犯得着跟他低头?思及此,他依旧不显山不露水地那么笑着,更加谨慎地隐藏自己的情绪。
        “王队说的是哪件事情?我好像没什么印象了,直说吧。”王杰希看着叶修这幅阴阳怪气的样子,心里好像有一只小手在挠着,直发痒。
        王杰希沉默了。

        事情是这样的。白天时,国家队里的人都聚在一起时,发生了一件关于叶修的事情。
        原来是叶修的父亲,又来逼婚了。老头子在电话里就明明白白地说清楚了,如果对那些女孩子实在没兴趣的话,挑一个男孩子也行,只要带给他见见就成。
        所以,这通电话,一下子就让国家队里所有人,有了机会。
        叶修听完了这通电话,眯起了眼睛,抬头扫视了一圈自己的同事们。他打电话时开了免提,也就是说,大家都听见了。
        喻文州只是笑着看着他,平时最聒噪的黄少天此时也安静下来了……只有王杰希。
        王杰希走过来,一把捏住了他的下巴,就亲了上去。
        叶修原本看着他走过来,还以为他要对自己表白呢,笑眯眯地看着他。没想到,他一上来就这样……直接。
        他瞪着眼,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有些怔愣了。
        国家队众人瞬间惊呆了,天啊!
        喻文州收起笑容,他眯起眼,盯着王杰希。
        “王队,大家都还在,收敛些吧。”他一副老好人的做派,温润地出言相劝。
        王杰希好似没有听见一般,继续吻着叶修。
        叶修终于回神了,推了一把王杰希。王杰希顺着他的力道向后退了一步,松开了捏着他下巴的手。
        叶修喘了几口气,总算缓了过来。盯着他,无言片刻,随后转身离开了国家队休息室。
        黄少天终于回过神来,破口大骂:“王杰希我可去你的吧叶修他爸说让叶修自己挑的你他妈怎么就直接上了啊!”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屏蔽了他的文字炮,也转身走了出去,跟着叶修。
        黄少天气坏了,也要跟上去。
        “少天,别去了。你没看出来,叶修对王杰希也有意思吗?”没想到,喻文州这时候出声了。
        “队长!”黄少天回头惊愕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靠在舒适的椅背上,笑着对他摇了摇头,有些疲惫。
        至此,就有了之前的一幕。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要在沉默中灭亡,于是王杰希选择了前者。
        他一把抓住叶修的手腕,往旁边的一间空着的休息室去。
        推开门,走进去,反手锁上。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般的瞬间完成。
        叶修还是笑嘻嘻地看着他。
        王杰希凝视着他这幅淡然的模样,又吻了上去。他的舌头在叶修温暖湿润的口腔里辗转,而叶修就是睁着那双圆圆的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他。

「金光瑶×薛洋」你要糖,我给(7)

*ooc预警!  
*巨雷慎入!
       

        魏婴一直是一个孤儿。
  他五岁之前的事情都不怎么记得了,后来他在路边捡东西吃的时候被好心人送到了孤儿院去。
  从此,他就有家可归了。
  院长是一个书卷气极重的老爷爷,名叫陈青。他对每一个孩子都带着温柔的笑意。他的笑容抚慰了那些孤儿孩子们心里的伤痛,他的大手摸过他们心上的悲恸。
  陈青给每个孩子都起了字。其中,魏婴字无羡,薛洋字成美。
  他教这些失去了家人的孩子们读书识字,教他们仁义礼智信,教他们人情世故。
  这是一个温暖的老爷爷,他们有一个温暖的家。
  有一次,陈青孤儿院来了一个特别的人——江枫眠。
  谁都知道,江枫眠是云梦集团的董事长。江枫眠因为老家在湖北,而湖北古称云梦。于是,他便取了老家的古名,作自己的集团名字。
  当江枫眠踏入陈青孤儿院的大门时,义工和陈青都十分惊讶——因为江枫眠和他的夫人虞紫鸢已育有一子江澄了。
  而江枫眠则是开门见山地问:“老人家,您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做魏婴的孩子?”
  陈青沉思片刻,道:“有的,只是不知江董事找阿婴有什么事吗?”
  江枫眠笑容得体:“是这样,魏婴是我一位老朋友的孩子。只是因为那位朋友,前几年出了些事情,所以才导致魏婴成了孤儿。而我现在则是希望带走他好好抚养,不知您意下如何?”
  陈青听到魏婴能够有这样好的家庭寄养,自然很高兴。
  “那我现在将阿婴领出来,可好?”陈青笑着。
  江枫眠点头默许。
  陈青走到院子里,他看着那个正在当母鸡护着身后一众小朋友的魏婴,叫道:“阿婴!你跟我过来一下!”
  而正在当老鹰的薛洋则是不乐意了,大喊:“爷爷!我们正在玩老鹰捉小鸡呢!”
  而陈青则是笑眯眯地:“有人要收养阿婴啦,大家先等等好吗?”
  听到“收养”二字,一院子的小朋友都愣住了。
  包括魏婴本人。

黑暗七则NO.2
《暴食》
一个男孩在一片坟地里,跌跌撞撞地走着。
“我好饿,我好饿……我好饿!”他一边迷迷糊糊地说着自己好饿,一边向前行走着。
他衣衫褴褛,破旧不堪,浑身都是泥,而且很瘦。他的脸颊都饿的凹陷下去了,但是那双眼睛……
他的那双眼睛反而更亮了,泛着幽光。
他是,北方来的灾民。他一路逃到南方来,却走进了乱葬岗,找不到出去的路了。
他先是向野风诉说着自己的饥饿,随后他又向野坟疯狂喊叫着自己的痛苦。
“我想吃东西……娘亲,爹爹……我要吃娘亲做的馍馍……我要吃爹爹做的手擀面……我要吃东西!”他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泪水划过面颊,冲开了两道泥污。
“啊啊啊啊啊!”他悲恸地大吼着。他一边奔跑着,一边大叫着。
忽然,他撞上了一个人。
“哎呀。”那人轻呼了一声,“这是谁家的孩子啊?”他笑了笑,摸摸男孩的脑袋。
男孩红着眼睛,瞪视着他:“别碰我!滚开!”那男子却只是笑着,看着他,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他愤怒地一口咬在了男子的手臂上,血液顺着创口流进了他的嘴里。那种变态的腥甜,使得男孩又有了力气。
他一把推开眼前的人,擦了擦嘴角。却发现,男子依旧笑着,仿佛刚刚被狠狠撕咬的不是他。
“你是谁?”男孩充满戒备地问。
“我能带你出去噢,也能给你安稳的生活。”男子温润地笑着,答非所问。
男孩眼中显出了一丝希冀,随即又熄灭:“我凭什么相信你!”
男子笑而不语,却伸出了手掌。那双手干燥白皙,手指纤长。
他看见了,不由自主地将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手上。双掌交握,给予对方温暖。
男孩浑浑噩噩地被他带出了乱葬岗。
外面世界的阳光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耀眼,一如那人。
男子将他带回了府上,将他养大成人。
男孩长大后问他,你当初为什么带我回家?
男子恣意道,没什么,无聊时经过乱葬岗时感受到了里面有一个惊慌的生人气息,好奇罢了。
男孩凝望着他,我感谢你的好奇。
让我遇上了你。
两人相视一笑,像当年那样,牵起对方的手,走向远方。

黑暗七题NO.1
《恐高》
他怕。
他站在桥上,双脚发软。脚下的玻璃擦得干干净净,清晰地映照出了桥底的万丈深渊。
他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他枯瘦如柴,面色苍白得好似一张纸,失去了血色的双唇不住地颤抖,隐隐约约地能辨认出来他的口型——救救我。
他匍匐在桥上,紧紧地闭着眼,忍住那令他几欲呕吐的头晕目眩之感。
“谁来救救我……我好怕……”他无声地呢喃着。
他那小小的拳头,因为握得太用力,已经开始泛青,还时不时地发出“咔咔”的响声。
终于,他实在是无法忍受这种令人崩溃的恐惧了。
“都给我去死啊啊啊——”他大叫着,抱着自己的头,突然摇摇晃晃地猛站起来,却失去了平衡感,要跌下桥去了。
忽然,一双温暖的大手伸出来,扶住了他的肩膀,帮他站稳。
男孩不知道身后是谁,但是因为恐惧而不敢睁开双眼。
于是,他惊疑不定地大喊:“你是谁!说啊!你是谁!”
身后的人没有说话,却空出了一只手来摸了摸他的头发。随后那只手向下移,捂住了他的眼睛。
温度透过薄薄的眼睑,传到了他的全身各处。
那双手的主人开口了,只有一个字:“走。”他的声音很温和,听上去好似一坛老酒。
不自觉的,男孩迈出了第一步,然后是第二步。
他每走一步,身后的人就跟着走一步。他竟有些留恋这种感觉。
在迈上了结实的土地后,男子松开了手。他立刻转身去看那是谁,却是空空荡荡。
“你在哪!你出来!你给我出来啊!”他疯狂地大喊。那怒吼声在山间回荡,又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忽地,一阵风吹来。那风很轻很轻,抚过他的头发时,就像在安慰他一样。
好似感应到了什么似的,他捂着心口,笑了。

【金光瑶×薛洋】你要糖,我给(6)

*ooc预警!
*巨雷!慎入

        “唔……魏婴同学,请问你有事吗…?”薛洋有些疑惑。
  “靠!你不记得我啦!”魏婴笑骂着,伸出手臂勾住了薛洋的脖子。
  薛洋瞬间皱起了眉,表情冷下来。他实在不喜欢别人这样碰他。
  “不好意思,请问我们之前认识吗?”他压抑着怒意地问。
  “诶诶,你不要因为我比你先被领养了,所以就生我气嘛~”魏婴依旧笑着,没皮没脸地撒着娇。
  薛洋有些惊愕,莫非这个人是……“阿羡!”他大叫了一声。
  “诶嘿嘿,你这个破脑子,怎么死活就是想不起我来!”魏婴的脸几乎要贴上他的脸。
  “我不怎么记得你真名,就只记得你的小名了!”薛洋有些激动,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真的是你吗?”他小心翼翼地问,仿佛害怕再次失去些什么。
  “当然!你魏大爷可不是就站在这里吗!”
  “哈哈哈你可滚吧!”
  二人笑作一团。
  “你等一下有空吗?”魏婴好不容易止住笑,“一起去吃饭?”
  薛洋略微皱起眉:“可是我阿姨已经煮好饭了……”他突然灵光一闪:“你不介意的话!去我家吃饭吧!”
  “好的!我江叔叔和虞阿姨正好今天都出差!阿澄的初中又住校,能蹭饭自然是极好的!”
  于是两人一拍(啪)即合,各自骑上车,向着薛洋家的方向骑去。
  其实,薛洋是个孤儿。
  他从小,就在义城孤儿院长大。他很幸运,没有遇到那些书里的狗血情节——什么被虐待被孤立,孤儿院的叔叔阿姨们对他都很好。
  当然,不仅如此,他还在孤儿院里,认识了魏婴。
  魏婴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孩子,他来院里的时候已经7、8岁了,可是却连话都说不清楚,后来还是孤儿院里的义工老师教他说的话。
  魏婴,他对于5岁前的事已经记不清了。
  从他有记忆开始,他就一直在流浪。后来,他遇见了一个自称是他父母的朋友人。
  姓江,叫江枫眠。
  

『叶修生贺/喻叶』祝你生日快乐

*叶修生日快乐!吹爆世界第一好的修修!!
*ooc预警!       
*急刹车预警!

        5.29,叶修生日。
  喻文州在心里默念。
  他决定了,要给叶修过一个完美的生日。
  第一步,造型。
  喻文州翻出了一套墨黑色的西装,以及一条深蓝色的领带,用熨斗熨平、熨直,他准备明晚穿上这套衣服。
  为了配合这套西装,喻文州还特意去买了一瓶摩丝,预备着打理自己的头发。
  毕竟他希望自己能够体(人)面(模)正(狗)式(样)地,这样才能给叶修留下一个美好的生日回忆。
  
  喻文州看着自己的装备,弯眸一笑,造型get√。
  
  第二步,约叶修出来。
  他拿着手机沉思,该用什么理由,才能够自然地向叶修发出邀请呢?一起打游戏?不不不,打游戏待在家里也能打;吃饭?不不不没有吃饭的理由;逛街?不不不那是女孩子们的活动……等等!如果把这三条综合一下……
  “喂?叶修?是我,文州。那个……我明天想和你一起讨论一下战♂术,顺便一起吃个饭吧,嗯对,来我家。吃好了顺便再去逛街吧?嗯ok,好那就这样,拜拜。”喻文州十分自然地打完了这通电话,邀请get√。
  第三步,准备食物。
  既然是生日,那么蛋糕就是必不可少的了。他久违地插上了烤箱的电源,拿出了面粉,鸡蛋,奶油,裱花袋,巧克力等七七八八的做蛋糕用具。
  随后他在厨房轰炸了一通后,便将蛋糕胚塞进了烤箱。
  剩下的那些主食……叫外卖好了。
  所以说,食物get√。
  现在,造型get√,约人get√,食物get√。万事俱备,只欠叶(媳)修(妇)。喻文州美滋滋地靠在沙发上,闭上眼,想象明晚的幸♂福时光。
     次日。
  喻文州一早就起来了。他将蛋糕胚从烤箱中取出,均匀地挤上奶油,又粉又紫,少女心爆棚。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困难了。
  众所周知,喻文州是一个幸福快乐的手残。但是他偏偏想在蛋糕上写叶修的名字。于是,就出现了他握着巧克力笔站在蛋糕前不知所措的一幕。
  啊啊啊怎么办,想写修修的名字可是怕写毁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喻文州内心咆哮。
  好了我要冷静,冷静。他扶住自己的额头,艰难地告诉自己。
  最后,在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喻文州决定——写!
  他右手拿着笔,左手扶着右手,小心翼翼地——竖、横折、横……撇、撇!写完了!喻文州感到一阵如获大赦,太棒了!没毁!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佳作”,心情愉悦。
  时间飞快,转眼间就到了夜晚。
  喻文州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和棉拖鞋,好似一副居家的模样。
  “叮咚!”门铃清脆的声音响起,叶修到了!他屁股上像装了弹簧一样地跳起来,迈开长腿,几步便跨到了门边。
  喻文州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门。果然,他心心念念的人就在门外。
  “你到了。”他强装镇定,嘴角扬起一抹完美合适的微笑,“快进来吧。”
  叶修叼着烟,眯着一双好似还没睡醒,实则锐利非常的梦眼,点点头,轻笑了一声,走进了门。
  喻文州听到那声笑了之后简直要晕倒,不过他的理智尚且幸存。他让开了门,欢迎叶修。
  “来,坐这里。”喻文州拉开长条书桌前的电脑椅,对叶修说。
  叶修随手捻掉了烟,空闲出了舌头,道了一句:“谢了,你也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叶修刚抽完烟,喻文州觉得自己好似沉浸在了一股浓郁的烟草气息中。
  他不自觉地深吸了一口气,道:“好。”
  两人并肩坐着,同步地打开了那个熟悉的界面。“先约一盘竞技场吗?”叶修一边登录,一边问喻文州。
  喻文州抿着嘴,笑了一声,那声音从胸膛里发出,暗暗的,闷闷的,沉沉的。叶修眉头一挑,随即低下了头,不知在想什么。
  “你开心,就好。”喻文州回答道。
  “成啊,来一盘。”叶修又抬起头,恢复了自若的神色。
  他们在竞技场里待了快一小时。当叶修的屏幕上第五次出现“荣耀”的时候,喻文州万分无奈地制止了兴致高涨的叶修。
  “该吃饭了,都已经八点了,不然对胃不好。”喻文州提醒道。
  叶修瞥了他一眼,“哦?喻队最近开始养生了?”喻文州摊摊手,“没办法,得服老了。”叶修也放下鼠标,撑着脑袋,斜眼看着他,什么也不说。喻文州有点慌,但门铃声打断了他的思路,“啊,应该是我叫的外卖。”喻文州边向门走去,边对叶修解释道,“我在你来之前就叫了,担心他送的慢。”叶修又点了一根烟,笑着挥了挥手,表示了解。
  喻文州和叶修飞速地解决了外卖。随后喻文州对叶修说:“出去走走吧,消食。”
  叶修失笑:“你还真是,养生一条龙。”喻文州一边捏了一把他的脸,“胡说什么呢。”一边在心里叹道,好软。
  喻文州说:“稍等,我换个衣服。”叶修点点头,又用手撑着脑袋,目送喻文州走进卧室。
  喻文州冲进卧室,飞快地换好了西装,打好了领带,将自己的中分用摩丝尽数抹上额头。
  随后,他迈出卧室,闪亮登场。
  叶修有些目瞪口呆:“天呐,你逛个街,至于吗?”喻文州勾起唇角,“我觉得完全没问题,特别是在和你待在一起的时候。”叶修有些不自然地撇撇嘴,“行了行了,赶紧走吧。”
  喻文州牵着叶修的手走在路上。起先,叶修是觉得两个大男人走在路上还牵手,不太好。但喻文州却说怕他走丢。神奇的是,叶修竟然没有反驳他的这个垃圾理由,而且还任由他牵着。
  喻文州一直带他往人多热闹的地方走。叶修被迫整个人压在他身上,紧紧贴着的那种。喻文州心中暗喜,但面上丝毫没有表露出来。
  他们又这样,在漫无目的地逛了一个小时后,喻文州又带着叶修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他看了一眼手表,十点。喻文州将叶修按在凳子上,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了那个巧克力蛋糕放在叶修面前。
  他不顾叶修惊讶的眼神,自顾自地笑着,说了起来:“叶修,生日快乐。恭喜你又长大了一岁,不过别担心,不管你多大,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的男孩,唯一的,永远的。我会在我有生之年,替你过每一个生日。不仅祝你生日快乐,我还要祝你天天都快乐。我爱你,我的男孩。”喻文州用一种低沉撩人的嗓音,两手撑在叶修的椅子上,以一种压迫性的姿态说出了这些话。语毕,他对着叶修因惊讶而微张的嘴,吻了下去。
  喻文州在叶修的唇上辗转流连,仿佛贪婪的孩子索取着自己心爱的糖果一般,真甜。
  喻文州忍不住了,一把将叶修打横抱起。他一边在叶修耳旁喘着气,一边向卧室走去。
  叶修在他怀里挣扎:“我还没吃你做的蛋糕!放我下去!”
  喻文州在他耳边沉声道:“你想吃蛋糕,我随时做给你吃。但是现在,你得先让我吃。”
  走到卧室后,喻文州将叶修压在床上。趁自己一丝理智尚存,他在叶修耳边压抑着欲望道:“生日快乐。”

『金光瑶×薛洋』你要糖,我给(5)

*重度ooc预警!    
*同桌梗雷!
*全员无年龄差!

        在薛洋想清楚自己是在哪里听说过魏婴这个名字时,他的同桌就已经走上了讲台,开始了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叫魏婴。平时的爱好就是打打游戏发发呆,思考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希望大家以后可以给我多提意见,我好改正自己。”他的校服裤脚一只挽起,一只放平,一双脏透了的白球鞋衬出了他的随意;校服大敞着,一头黑发乱成了鸡窝。
  标准的问题学生。薛洋心里悄悄下了结论。
  魏婴话毕,鞠了一个滑稽的躬,然后腿一抖一抖地回到了座位。全班笑的人仰马翻,蓝启仁的脸黑得赛锅底。
  “魏婴!你小腿抽筋了吗!为什么不能好好走路!”蓝启仁气的横眉倒竖,对着魏婴怒目而视。
  “报告老师,我小腿好的很!”魏婴站起来,大声答道。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蓝启仁差点背过气儿去。“出去!你给我出去!”他怒声道。
  “好嘞!”魏婴喜悦地应了一声,尾音上翘,而后又“小腿抽筋”了似的离开了教室,不知道上哪儿浪去了。
  蓝启仁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些瞠目结舌。卧槽这小兔崽子竟然真走了?……
  蓝启仁:mmp。
  “……咳咳,好了,我们继续,下一位xx同学请做自我介绍……”
  就这样,一个上午大家都在自我介绍。薛洋也真的无聊得睡着了——他真没兴趣认识他的那些同学。
  “今天上午的报道就到此结束了,谢谢大家的配合。现在已经放学了,请同学们抓紧回家。”蓝启仁显然已经从愤怒中脱离,用一种十分官方的口吻说出了以上的话。
  薛洋听到后浑身打了个激灵,终于放学了!
  他目送蓝启仁走出教室以后,用一种非人的速度收拾好了书包,然后又用一种非人的速度离开了教室,甩掉了身后那些蠢蠢欲动的狂蜂浪蝶。
  这就是太完美的缺点啊……他边暗自叹道,边跨上了自行车。正欲骑走,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薛洋同学?”他猛地回头,却发现是魏婴。
  

『金光瑶×薛洋』你要糖,我给(4)

*ooc预警!!
*文笔烂的爆炸预警!       
*流水账预警!!

        薛洋的初中,毕业于全市最好的中学,义城一中。因为他成绩优异,所以拿到了直升资格,升上了义城一中的高中部。
  而今天,就是他去义城高中报道的日子。
  高一(12)班。
  教室里,班主任蓝启仁正一本正经地作着开学演讲。最后一排的薛洋百无聊赖,撑着头昏昏欲睡,一旁的同桌也差不多了。因为两人都困得不行,所以从进班级到现在,他们都没有搭过话,只是按照座位表坐下了。薛洋其实挺失落,为什么别人口中的高中生活丰富多彩,自己的却截然不同……
  就在他差点梦会周公时,蓝启仁突然点了他的名字:“现在我们要进行一下自我介绍。薛洋,入学考试的时候你是我们班级的第一名,不如你先来?”
  薛洋听到后,立马站起身来,咧开嘴,笑得跟朵花似的。之前那副睡意懵懂的样子,早就不复存在。而一旁的男同桌就跟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样,笑的极其猥琐。
  他迈着轻快的步伐向讲台走去,校服的拉链拉到领口,袖口服服帖帖,长裤的裤管没有一丝皱褶——标准的好学生打扮。
  走上讲台,他清清嗓子,笑容耀眼:“大家好,我叫薛洋,毕业于义城一中的初中部。平常时很喜欢打篮球,游泳,偶尔会玩游戏。希望与大家愉快共处!谢谢!”
  他说完,深鞠了一躬,走下讲台。
  完美!他在心里不要脸地自夸了一句。
  “好的!谢谢薛洋同学为我们的新学期开了个好头!!”蓝启仁带头鼓起了掌,班级里也稀稀拉拉地响起了掌声。
  掌声落下后,气氛好似凝固了一般,尴尬异常。蓝启仁脸色一沉,唤道:“魏婴!”薛洋的同桌听到后,慢慢悠悠地站了起来,“什么事啊,蓝老师?”他讲话时拖腔拉调地,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魏婴,你是这次入学考试的全班第二,也请你做一下自我介绍吧。”蓝启仁威严的声音无奈落下。
  魏婴?薛洋心中对这个名字有些许的熟悉。自己是在哪儿听到过这个名字的呢?他琢磨着。